• 郑功成第三方有序参与增强执法检查的客观性、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民营企业是高职毕业生就业的第一大户,但双方“弱关系”现象明显。高职经管类专业课程教学须进行文化引领,应确立符合我国国情的课程理念,设计“企业规则”与“家族规则”正效糅合的课程内容,遴选体现民营企业管理文化特征的案例。 关键词高职经管类专业课程教学文化引领民营企业 高职毕业生与民营企业之间“弱关系”的文化解释 目前,民营企业与高职毕业生双方“弱关系”现象明显。以文化视角分析高职毕业生方面的原因,主是他们在民营企业“家族化”色彩浓厚的管理文化体验中产生了冲突感。从学理角度看,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最突出特征就是“家文化”。台湾著名学者李亦园直截了当地认为中国文化就是“家的文化”。大陆学者汪丁丁指出“从那个最深厚的文化层次中流传下来,至今仍是中国人行为核心的,是‘家’的概念”。费孝通主张重视家庭的重作用,“这个细胞有很强的生命力”,农村中“真正有活力的就是家庭工业”。在中国社会转型期,家庭和家庭规则自然就成为在夹缝中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创建和发展的支撑构件。在这种“家文化”背景熏陶下,不仅诞生了“家族化”的企业,而且在企业规模扩大以后,客观需职业经理控制但仍继续采取“家族化”管理的现象依然存在。这和中国传统“家文化”的泛化现象——泛家族主义的文化有关。何谓泛家族主义?台湾学者杨国枢描述为“在传统社会内,在家族中的生活经验与习惯常是中国人惟一的一套团体或组织生活的经验与习惯,因而在参与家族以外的团体或组织活动时,他们自然而然地将家族中的结构形态、关系模式及处事方式推广、概化或带入这些非家族性的团体或组织。”“家里的”可以包罗任何拉入自己的圈子、表示亲热的人物。自家人的范围是因时因地可伸缩的,大到数不清,真是天下可成一家。但是,这种泛家族主义并不是普天之下同等兼爱,而是在社会关系与社会交往方面有着独特的形态,这就是费孝通在半个多世纪前所提出的著名的“差序格局”论。一个差序格局的社会,是由无数私人关系搭成的网络。这个网络像个蜘蛛网,有一个中心,就是自己。以“己”为中心,像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联系成的社会关系像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也就是说,愈往外推,关系的紧密程度和信任程度是递减的,由于这种“差序格局”的存在,导致泛家族主义在其边缘终究是脆弱的,不稳定的,尤其是在社会动荡期。这种差序信任格局对民营企业的影响是企业对外部人力资源归根到底难以形成真正的信任,因为,民营企业老板对外部人力资源的使用往往是建立在个人关系、个人友谊的基础之上,没有制度的保证,往往听话时就是“家人”,不听话时就成了“外人”,因此一旦这种个人关系出现裂痕、或老板出现自然更替之时,对外部人力资源的使用可能便告终止,从而导致企业出现不稳定,这就是我国许多民营企业可以做大做强、但不会走得太远的根源,也是作为“外人”的高职生与企业“弱关系”的重原因。高职毕业生由“校园人”变成“企业人”,经历着新的生活、工作经历及文化体验,这同过去的生活、学习环境相比,是一个全新的“文化场”,其“心理场”也随之发生变化。他们觉得自己已掌握了足够的书本知识,渴望去证实自己应用这些知识的能力,但又感到“英雄无用武之地”;他们以书本和课堂上习得的理论知识去衡量民营企业的管理,发现问题太多,但又觉得自己是“外人”,在缺少民主管理的文化氛围中只得三缄其口、随波逐流;许多学生对中国特色的民营企业管理文化知之甚少,对“家族化”、“泛家族主义”色彩浓厚的民营企业治理模式缺乏应有的认识。在这相对独立、相对封闭的企业文化场景中,他们的文化体验表现为由刚参加工作时的新奇感继而转为陌生感和冲突感,压力感也会伴随着文化差异而产生,由此而对民营企业的满意度低,“跳槽”便在所难免。 毕业生走向民营企业背景下的高职经管类专业课程教学的文化引领 诚然,高职毕业生与民营企业之间“弱关系”的成因是多方面的,但与我们的教育不无关系。在汗牛充栋的企业管理研究文献中对民营企业管理文化特点的研究并不多,主流理论和见到的此类教科书对民营企业的管理文化大多持否定态度,许多教师在讲课时也每每将民营企业与生产落伍、没有效率、裙带关系等种种负面评价联系在一起。如果以这样的思维定势进行教学,势必会对毕业生就业民营企业产生心理和行为上的负面影响。管理从来都是本土化、个性化的。我国非公有制经济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重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持续发展需大量管理一线的应用型人才,以培养此类人才为己任的高职院校已成为民营企业人才的主来源。因此,高职经管类专业课程教学中需对民营企业管理的认识进行文化引领。 .确立符合我国国情的教学理念 西方国家已经走过了上百年的市场经济道路,管理学的国际主流研究社区已接近库恩所指出的“常规科学”阶段,有其独特的范式。中国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基本上是一个重农抑商的文化形态,真正的工商文明在漫长的封建史上从来没有得到过充分发育。在我国大陆,真正的企业管理理论基本上是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近二十年来得到发展,这个发展的过程大体上是对西方现代经营管理思想与方法的引进与吸收。然而,同在现代化进程中,已经工业化的国家的企业管理,与工业化和现代化并进的我国的企业管理起点不同,环境、条件、手段和对象等有差异。一方面,现代化进程的普遍性需我们采取“拿来主义”,引进与吸收西方现代经营管理思想与方法,另一方面,文化的惰性也使得人们的行为方式不得不受其经济状况和历史习惯的限制,必须充分认识我国企业经营管理的特殊性。由于金融体系、政企关系、产业组织、劳动力状况和劳动管理制度、生产过程的控制不同,我国企业管理实践有别于别国。我们的企业管理理论研究和教学的思维定势应当是“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设计体现“企业规则”与“家族规则”正效糅合的教学内容 我国“原生型”民营企业在浓厚的“家文化”背景下登上了历史舞台并普遍采用家族式管理模式;“改制型”民营企业也呈现出“泛家族式”管理趋势。我国的民营企业可以看作是一种嵌入在一系列有形或无形的家族规则之上的特殊企业契约。这一特殊企业契约的产生和变迁是民营企业的掌门人将家族式治理所节约的“代理成本”与预算约束“软化”所可能引致的交易成本,将家长集权治理所节约的“决策和协调成本”与“家长缺位”所可能引致的系统性经营风险放在一起加以统一权衡考量的结果,是家族规则与企业规则相互融合的一种经济组织,其管理文化体现出以家庭为中心、“情感与利益加权”的关系主义特征。在我国特定的社会文化背景、经济发展环境和民营企业特定的成长阶段,“家族式”、“泛家族式”管理模式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近年来,笔者在教学中积极探索案例教学法。一是整理现实社会中方方面面所接触或搜集到的典型案例,对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进行深入浅出的理论概括,使学生好懂好记。二是以“普通而典型”为标准,搜集、编写我国民营企业成功和失败的案例,让学生撰写案例分析报告。对案例的分析,结论不是唯一的,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阅历以及对理论的理解各抒己见。三是结合本人参与的民营企业研究课题,组织学生去民营企业调查,撰写调查报告。四是创设情境,组织课堂讨论,让学生身临其境,站在当事人或管理者的角度进行实证分析研究,这既有利于培养学生敏锐的判断力和当机立断解决问题的能力,又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团队协作精神和锻炼学生口头表达能力,同时又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 参考文献 []李亦园.中国人的家庭与家的文化[M].台北巨流图书公司,年版. []汪丁丁.经济发展与制度创新.上海人民出版社,年版. []费孝通、李亦园对话录[M].北京大学学报(哲社版),. []杨国枢.家族化历程、泛家族主义及组织管理[M].台北远流出版公司,版.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www.gov.cn.年月日. 作者简介李平,女,江苏如东人,年月生,南通职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大学本科学历,经济学学士学位。主研究方向企业管理、财务管理。

    上一篇:陌生小孩突发重病 帅小伙子二话不说开车送医

    下一篇:浅谈平面设计中的海报设计